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妈妈都是平等的
更新时间:2023-02-05 15:54:14

妈妈都是平等的

经过八年抗战,我和莫锦程的爱情终于修成正果。扮演王母娘娘角色的婆婆看在我们已将生米煮成熟饭的份上,做出了让步。但是,她提了一个苛刻的条件:婚后不许我跟娘家人有来往。

莫锦程偷偷劝我:“条件是死的,人是活的,家以外的范围,你跟谁交往她管得着吗?”

心里还是非常不安。在我们乡下老家,女儿出嫁父亲是一定要送亲的,我的豪华的婚礼上,却没有父亲的身影。当主持人说“让我们向远在湖南因故没能参加婚礼的新娘的父亲母亲致谢”时,我的眼前一片模糊。

婆婆瞧不起乡下人,说他们素质低下,举止粗陋,谁要招惹了他们,一辈子都别想清静。还举出好多例子,谁谁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农村姑娘,结果老家一窝穷亲戚不时来城里投奔他们,把他家当成了免费的宾馆和饭馆。谁谁原本日子过得不错,老婆老家的亲戚今天这个借钱买牛,明天那个要钱给孩子交学费,夫妻三天两头吵,没过两年就离了。婆婆说这些话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警告我,不能有劫婆家济娘家的歪念头。

妈妈突然从老家来深圳,搞得我和莫锦程措手不及。我们决定先把她安排在宾馆住下,晚上再向同事小井借房子。去车站接妈妈的时候,莫锦程不快地说:“你妈妈来深圳怎么不先通知你一声呢,说来就来了?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农村里的人就是缺少教养?或者你希望我和他们真正脱离关系?”我同样不快。妈妈千里迢迢来看女儿,却被拒之门外,东寄西藏,如果我在莫家有一点点地位,又何以会落得这步田地?

“你不要这么刻薄好不好?想一想呆会怎么跟她解释今晚让她住宾馆的原因。”他很不耐烦。

“就直说婆婆不允许我跟娘家人来往行了,免得她以后还搞突然袭击。”我冷冷地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阴阳怪气的!”他不满地看着我。

“我没有什么意思。如果你有更合理的解释,你就解释,如果没有,就直说。”我说。

妈妈大包小包带了不少土特产,白辣椒,红薯片,干牛肉,薰腊肉,干笋子,都是我的最爱。莫锦程对妈妈说:“妈,今晚我和黎灿有事要出去,你先在宾馆里住一晚,明天早上我们来接你。”

妈妈看着我满脸不解:“你们这么忙?晚上都没空儿?”

我惭愧地低下了头。把妈妈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宾馆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妈妈带出来的土特产,我们全部转送给了小井。他的老婆出差了,答应到办公室凑合几天,给我们行个方便。

莫锦程给了我两千块钱,要我陪妈妈到处转转,婆婆那边他给我请了两天假,说我有个同学聚会。然而,妈妈的心显然不在商场不在新衣服上,她老是问我:“你婆婆什么时候从香港那边过来?我想见见她。”我手心发凉:“还要十多天吧?”妈妈说:“那我就等她十多天吧,我这次来深圳就为了见他。我们是亲家呢,面都没见过,像什么话。”

“有什么好见的,你们语言都不通。”我说。

“你怎么这么说话啊?语言不通你可以帮我们翻译啊!”

过一阵,她又问我:“你说我见你婆婆穿什么衣服好啊!不能这么土里土气给你丢脸吧?”

我搂住她的肩说:“妈妈,你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跟莫锦程一说,他无所谓地耸耸肩:“那就见吧,我妈也不会吃了她!”

我突然特别讨厌他那种腔调,一副事不关己没心没肺的样子。

婆婆要我陪她去打保龄球。趁她化妆的时候,我偷偷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说我有事,中午才能去她那儿,要她自己看看电视打发时间。

婆婆收拾得很精致。看上去挺年轻挺漂亮,但这会儿我却看她哪儿哪不舒服,脑海里尽是自己的母亲。想着想着,眼泪就出来了。婆婆从反光镜里看到了,问我:“怎么了?”我把目光投向车窗外一片建筑工地,许多民工顶着烈日在脚手架上摇晃着走来走去。我咬着嘴唇说:“那些民工,让我想起了我爸爸。上中学时,我爸爸为了给我们挣学费,进城打工,从脚手架上掉下去,再也没站起来。如果我爸爸没有死,我就可以念大学,找到满意的工作,就可以像妈妈您一样活得风光而有尊严。”

“你觉得你现在活得没有尊严?”婆婆看着我,眼神寒得我想打冷颤。

“妈妈,你觉得我有吗?我嫁给莫锦程,就必须和自己的娘家断绝来往,这对我的家人公平吗?我是他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啊,那种渗入骨肉的血缘亲情是能说断就断的吗?你也有娘家,有父母兄弟姐妹,你可以做到跟他们断绝关系吗?”我哭了。

婆婆转过脸来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,因为我见了她从来都是老鼠见了猫,避之唯恐不及的。

“黎灿,你太放肆了!”她冷冷地说,“你当初可以不同意这个条件,没有人用刀架在你脖子上!”

“那时候我以为,一切都可以改变的。”

“现在我再跟你重复一次:这一切不可改变!”

她一脸的傲慢,让我有了一种豁出去的冲动。

“我妈妈来深圳了。没经你的同意,我不敢带她到家里来,暂时把她安排在宾馆,她说想见见你。”

“你……敢要挟我?”她恶狠狠地。

“做母亲的,总是对自己的女儿不放心。想亲眼看看女儿过得好不好,你要理解。”我说。

“你认为你过得好不好?”她问。

“说实话,我过得不好。”我回答。

“过得不好没人强迫你过下去!而且当初也是你自己要死要活要跟莫锦程在一起的!”婆婆有些声嘶力竭。

“对不起,妈妈,你虽然对我好,什么都一手操办,可是说实话,我并不爱你,你操办一切的时候从来都不顾我们的喜好,全凭你自己的意愿。你总是居高临下俯视我,轻视我。让我心里有压力。跟你在一起我的神经会自然地绷紧。我相信这一点,公公和莫锦程都跟我有同感。只是他们不敢当你的面说出来而已。我的妈妈跟你完全不同,她很穷,可是她很慈爱,她没有能力给我们丰富的物质生活,可她能让我们一想起家就心里感觉温暖。在她面前,我可以放松,不需要戴面具,对她不满,我可以大喊大叫,跟她吵,她不会记我的仇。在电视里,我看到那么多温柔体贴的婆婆,为什么你就不是呢?你为什么总是要我们怕你而不要我们打心底里爱你呢?”

婆婆惊讶地张大了嘴。她被我吓住了。

“我的妈妈来深圳,并不是看到女儿嫁了有钱人想来沾点光,她是不放心我,她其实更希望她粗茶淡饭养大的女儿找个普通人家,她怕有钱人会轻视她的女儿。她知道锦衣玉食并不代表幸福的全部……”

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话,是妈妈:“黎灿,我已经买好回去的车票,就要上车了。我对你很失望。你一直在挖空心思骗我,什么嫁了个有钱人,什么婆婆年轻厉害,我全明白了,莫锦程根本就不是你老公,你只是他养的二奶而已。我就奇怪了,为什么人家女儿结婚都那么隆重,就你结婚神不知鬼不觉的。原来根本就是见不得人的关系。你太伤我的心了。我以后没你这个女儿!”

我大喊了一声妈,拉开车门就要下车。婆婆问:“她在哪?”“火车站。”我抹了一把泪水,“她要回去!”

偏偏一路塞车,等我们赶到候车室一问,妈妈乘的车已经开走了。我蹲在地上失声哭了起来。

我哭了一个晚上,莫锦程一个劲地道歉,并且答应五一骗过婆婆跟我去老家看望我妈。我没有理他,心里做好了决定,要立即回老家一趟,不能让妈妈因误会我而继续伤心流泪。至于婆婆会不会反对,莫锦程心里怎么想,我全顾不上了。

正收拾行李,婆婆进来了。得知我要回去,她说:“你一个人去也解决不了问题,她不会相信你的话。”

我冲动地说:“你不要阻止我,我今天非回去不可!”

“让莫锦程陪你一起去吧,按你们那儿的乡俗再举行一次婚礼,你妈就会信了。”婆婆平静地说。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婆婆。她有点不自然地笑笑:“我们之间要经常沟通,你昨天说得很好,是我不对。妈妈都是平等的,下次你妈来深圳,我去车站接她。”

“妈!”我第一次情不自禁地拥住了她。

简笔画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好心的小白兔
下一篇 : 心在明处
简笔画(bibihua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简笔画 bibihua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084号-9